顾陌是个路人甲.

这个人可能忘了自己的lof密码。

关于一点...

很久木有更了....有些子淡圈..
也有点余力不足了..学业方面也有些紧张.平时应该很难会更文了....qwq[鞠躬鞠躬]w

★正式不断更文会在寒假开始√√√

[有时说不定会诈尸一下下☆]

[狛日].短

私设有。刀,是刀。
混更来的。

雨天的树下,有两个人正在说着些什么,争执了一会,银发的男子把伞留在原地是那个人,独自走了。雨水打在身上,太远了,看不清表情。伞中的人杵了许久也没有动静。

一年前,他们经历了生死劫。重逢时是那般欣喜。不久后,两人互相表达了心意,惊诧的发现对方同自己一样的心情。后来,他们就同居了,也渐渐像大家坦白了他俩的关系。大家一开始非常惊讶,只有七海是很淡定的,低声嘟囔着“终于.”

此后的日子,两人开始工作了。早上叫醒睡懒觉的一方,一起做早餐。出门时道再见,有时狛枝会给日向一个轻柔的早安吻。回家早的一方准备晚餐。两人的厨艺互相学习,所以都很合胃口。晚上日向会早早睡着,他规定了狛枝不是休假就绝对不能做。

… …

今天,本来也是平淡无奇的一天,只是下了点雨。狛枝与日向两人公用一把伞,两人靠的很近,如果是之前的话,狛枝肯定会使点小坏,可今天却异常的安静。——是工作那边发生了什么吗。

“今晚——要吃点什么呢?”日向想要缓解尴尬的气氛,

只是对方却像没有听见一样。。

“我说..你..今天有点奇怪啊。”不免皱眉抱怨了一下。

“抱歉...”声音有些颤抖的,混杂着雨声就很难听见了。

“?”

“我对你可能只是一时的好感..”狛枝长长的头发挡住了,旁边的日向完全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。他愣了一下。现在狛枝是以什么表情说话呢。

“开,开玩笑的吧?”

“没有哦,是真的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哈哈...我们以后不会再见了。”他苦笑了几下.从嘴缝憋出几个字后,把伞留给了日向创。

留下.日向创一个人独自站在那.愣

此后,他仿佛是验证了那天的话一样,名字消失了,信息没有了,工作的地方也说他已辞职了很久了。

发生了什么。

不知道,不记得了。

他应该是做了一个名为狛枝凪斗的梦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nd...........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几年后.

依旧是那个家,温暖的阳光照进屋子,淡黄色的光晕渲染了冰凉的室内。

是傍晚。

日向创依旧一如既往工作回家。那件事,仍是他心里的一条疤。

“啊咧?”门..没关?

莫非是进了小偷!!?

日向松弛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。怎么办!?报警吧。算了..先进去看看...如果只是自己忘了关紧门就糗大了。



屋子里有人。      很。。很熟悉。 

“欢迎回来” 那个人挑起一个邪邪的微笑。

“.........”还,还有脸回来?无视无视.日向摆着一副面无表情,略过了狛日。

“日向君~~”

“滚.我没把你从我屋子里赶出去就很好了。”

“.......那是有原因的。”狛枝突然严肃起来

“...什么原因?”..先听听吧。不过我是绝地不会原谅他的。日向暗暗下了决定。

“因为.........”

“唔!!”,,,“!!你干嘛!”

“我知道~就算我说了所谓的理由日向君也不会原谅我的..对吧?”

“ ...”这人是会读心么?

笑的好夸张...“我啊.那天,去寻死了。可惜,被人救了。彻彻底底的救了。”

“???”

“那天的之前,我就彻彻底底想起了我脑子里的..如果我继续和日向君一起生活的话,会拖累你的吧?”

“诶...”日向创有些惊诧,狛枝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“..所以那天我是真的想要去死的。谁知..被一个大叔给救了。哈哈。才能还真的...”“没想到他还是个医生,了解我的病情后还特地帮我找更好的地方治疗。钱的话,我有的是。”

“.....”还真是自大啊。总之...“回来就好.”

“日向君这是原谅我了吗?”

“没有。完全——没有!”

“是吗~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nd

刀,,不存在的。







妈耶.....别打我别打我!听我解释.

我真的真的真的是安哥的真爱粉啊!!杜绝黑粉!谁黑粉的站出来我打死他.

【最日】幻探 中

点梗

接上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『什么都不记得了..』最原撑着脑袋,嘴里重复着唯一知道的线索,黑色的金属笔在手上灵活转动着。昏暗的环境下发出啪哒啪哒,笔和手,桌子的摩擦声音。意外的不括噪,与静谧的环境融合了。那个名字未知的少年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,没有发出任何杂音,看起来是个乖孩子。

 

『那个、你可以先休息的。』好久,最原终于意识到还有个“人”在呢,早已凌晨了。『没事的~』少年轻轻的飘了起来,在空中来回晃悠,仿佛是体现他的活力一般。他靠近了最原,清晰可见——少年脸上没有一丝疲惫。『不知道为什么,我根本不需要像大家一样进食、睡觉。身体也可以由自己掌控。看-』说罢,他飘到了比刚刚更上的地方。

 

就像幽灵一样。

 

幽、幽灵?!『对的。没错。』最原猛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,从左侧的抽屉翻找着。厚厚的一堆纸,规格一样的,上面都印满了字。

 

『唔.』少年有点被吓到了。他看着年纪不比自己大多少,或许还差不多的最原,他身上一种不同于同龄人的成熟气质,还有时刻严肃认真的表情。不禁看的有点呆了。自己盯着他看了很久很久。他、不会累吗?突然的疑问从脑袋中冒出。因为啊,自己曾躲在角落里看过很多的人。学生、上班族、经理、甚至乞丐。无论怎样、他们总会睡觉的。而这个人....

 

少年回过神、定睛看着这个有些异于常人的.....『啊、睡着了、』呼呼,他笑了笑。自己观察的结论并没有出错呢。

 

飘啊飘,环顾四周找找。

 

『啊!有了~』他开始下落,在别的房间里拿出来一条棉毯。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盖好被子,特别是肩膀,不然会着凉的。『阿勒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』好熟悉的语调...就像有人反复叮嘱过自己一样。『嘶——』疼..脑袋猛地收缩了一下,痛觉突如其来、脑袋的痛楚,还有...内心的痛。脑内熟悉的身影被太过强烈的光线遮住,着实看不到脸颊。  温柔的声音说着自己刚刚的那番话。结尾唤着“创”。

 

『呼~』没过太久,脑袋像是适应了疼痛,变得不是那么痛了。少年轻轻的把手里的棉毯盖在了最原的身上。对方没有太大动静,应该是太累了所以睡得很沉。

 

『创?是谁。』少年并没有太在意。他四下转了转,发现昏暗的屋子充斥着浓厚的书本,笔墨的味道。没有什么好看的东西,乏味了。

 

年轻的少年就应该多多体验新的东西。很具有活力的。相比之下,最原就太沉闷了。少年他轻叹了口气,意味不明。朝着窗户悠哉游哉飘了出去。这个点,找个好地方正好可以看日出了。

 

. . . . . . . . .. . . . . . . . . .

 

8:56 A.M

『————』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子,洒在了办公桌上,一点点洒在最原黑色的头发上。暖暖的,异常好看。

 

此刻蒙蒙醒的最原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也不管昨晚自己是怎么睡着的,就想开工。

 

『阿勒.幽灵?』昨晚的那个幽灵少年不见了........『果然是梦吗。』略带失望的语气,那根呆毛也随之耷拉了一点。『是真的哦!!!』『呜啊——!』少年的突然出现使得睡眼惺忪的最原大-吃一惊。  他离得很近,洁净的脸庞离自己就一厘米吧、翠绿色的双瞳仿佛要证明自己是存在的一般,大大的睁着。『唔、、』

 

最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脸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。还是第一次、、跟别人距离那么近。。

 

『你怎么啦?』完全没察觉到不对的少年保持不动,甚至想凑得更近,『喂、干嘛推我啊//』最原顾不得其他了,猛推了一下对面的人,引得对方不解的埋怨。

 

『..下次别靠别人太近...不好。』最原终一别过身去,伸手压低了帽檐。

 

『....知道了。』虽然还是有些不解,不过,,,,就这样吧。

 

『呐、』少年把昨晚自己头痛,并且听到的一些东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最原。『嗯......创?』最原托腮想了想『那也许是你的名字也说不定。而那个说话的人...大概就是你的母亲或者父亲。』

 

『创?我的名字?哈哈、』少年苦笑了一下,他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在意姓名的事。

 

『方便起见、我先叫你创....君吧。』

『没问题。』他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

明天会继续更的...还有一个下篇.这个梗就end咯...嗯..

【最日】幻探 上(点梗

交作业!!!但是只有一半  

绝望...学生党苦渣。原谅我原谅我@外城 

ooc ooc!!!!!!!

私设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滴、-嘟、-滴、-嘟、』整齐而又规律的声音,不知道是敲门声还是脚步声,可以悟道声源主人乖巧有礼节的天性。

 

漆黑的天空星星点点散布着一些亮点,星星们被染上了点淡淡的颜色,樱花的颜色,葡萄的颜色。一轮弯月,四周好似有淡白的雾气围绕。不同白日耀眼阳光的渲染,温暖气息已经消失殆尽,取代而之的是冷飕飕的夜风冷气。     入秋了。

 

房间里那扇窗户还开着,透过窗户正好能看见那轮明月。看不见的风吹拂轻纱帘子,带来了丝丝凉意。书桌前的少年赶忙抓住差点吹落在地的资料,,松了口气。起身关掉了敞开的窗子,『哎.....』月在空之间,夜已深。

 

自己接了一位叔叔的委托,说是帮忙解决一些问题。小忙而已,他当然十分乐意。在解决了一件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难的时间后、大家似乎都对他刮目相看,叔叔的话也得到了验证般。在这之后。自己却要解决这个事务所的大部分案件。先前就答应好人家的事了,现在却要反悔什么的,是他最不喜欢的。还有,这个事务所的人并不坏,前辈们很热心。

 

门外....好像有什么声音?

 

少年停下手里动作,凝神静听。什么声音都没有。空气里安安静静,像没存在过白日的那份喧闹。『大概是听错了吧』少年最终还是松下那个略绷紧的弦子。继续处理没调查完整的信息。删减,判断,整合。  很忙。

 

『滴、-嘟、-滴、-嘟、』声音再度响起。这次略大声了一些,虽然仍是那短促的四下。

 

『来者何人!?』不,少年本想这样吼出一句,这么中二的台词,想了想还是算了吧。

 

在确定有人在门口并且有了一系列行为后、少年快步走到了门前,手停在门把手上,看得出有些犹豫。这大半夜的,还来这偏僻的地方探访,有猫腻。

 

是身为侦探应有的敏锐。  一门之隔的门外,又很好奇。

 

 

。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卡啦——。是清脆的门发出的声音。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恍恍惚惚的影子(?)清瘦的五官,短短的,好像很蓉的短发,显得他还很稚嫩。最好看的是他那双翠绿的眼睛。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那这个青年的心灵绝对是纯净的,美丽的。

 

只是,事情好像并不简单。

 

当少年看到他半透明的身体。还有消失到脚裸部分的脚丫。震惊的神色毫不保留的露出来了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,却也还是被对方的眼睛快速的捕捉到。他脸上有一丝忧伤,还有习惯。

 

『呃....请问有什么事情吗?』少年先打断了沉住的气氛。这种事情比他见过的人间冷漠和杀人事件应该好太多了。不应该长时间停留在无谓的惊讶中。『嗯、、那个--』对面的人迟疑了半晌,仍是没说点什么。

 

『先进来坐坐吧。总站在门口..不大好吧?』少年十分体贴的解围了一下。看来对方是个十分内向的人吧。『嗯.....不对,不是站...准确来说应该是...飘?浮?飞....』他看见对方一上一下经过他的身前,才意识到用词的不准。

 

青年端端正正坐在略旧的沙发上,身前是他刚泡好的茶水。『那个,先自我介绍一下吧?我叫最原终一,暂时是这个事务所的员工...』十分勉强的措辞..最原找不到什么能形容自己处境的词儿了。要解释事情经过绝对麻烦!『嗯嗯、、我,我是....』『?』

 

『抱歉...我记不起来了。』少年低下了头。看不见表情,声音越来越小,弱弱的。先前想捧起茶杯的动作,却直直的穿过了杯子。难免尴尬。

 

『额////』好不容易找到的话题再次被打破。『其实..』少年再度抬起了头、最原看清了他的脸。原来没有哭啊...他默默的松了口气。『其实我是想委托你帮我找回记忆的!』

 

『......事情就是这样了。不知是多久才醒来、却什么事情也不曾记得了。』

 

看他也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了,身体很特殊...透明...来历不明。

 

又是一桩难案呢。最原有点跃跃欲试,是职业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


下周    有时间就一定补完!!尽快。


( ˙-˙ )报zi警bao信..

.....自从升了初三。我就。嗯。

嘛..也到了要中考啥的年龄了...手机啥的..很少碰了...也就是说,,文更得很少..一周也就会更一两篇!?我尽量多更吧ヘ(_ _ヘ)

你看我,二十天都没更过的人...可以说是失踪人口啦!.....[沉思]

ლ(•̀ _ •́ ლ)稳住稳住。我是不会——弃坑的!最多就是好多天没更而已,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么。

唔..最后还是请你们多多包涵啦.★.○| ̄|_

能看到的都是有缘人..不占用tag了。伤不起伤不起

[神日]喜欢的,就要抢过来。

 ★关于上次点文.. @妖の言

    ★ooc!ooc!
  
    ★感觉自己写文越来越奇怪了[一个凝似快二十天没更文的人..]
  
  碧蓝的天,微凉的风飒飒、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。日向创整理着桌子上写完是文件,将杂乱不齐的,写满工工整整字体的纸按顺序放进文件袋中。把借来的书还去隔壁办公室的苗木后,大大伸了个懒腰。睡眼惺忪、一个晚上的奋战早已精疲力竭了。日向自然而然地趴在了课桌上,小睡一会。
  
  自从从“那个世界”回来后、日向创就果不其然在名为“未来机关”的这个地方工作了。说是工作,其实也就是整理文件和写,编辑一些重要的程序内容而已。并不算是最主要的内部工作。
  
  自己跟苗木他们分开的工作室就可以明白了。苗木天天面对着一些荧屏,高端的操作些什么。呃、这个是路过时“不经意”!看到的。日向创以自己的人格担保。
  。
  。
  。
  。
  『早——上——ha』末音已经停在了苗木诚的嘴中,前面的音符还在空荡的屋内回荡着。
  
  睡着了..日向前辈。
  
  苗木诚眨巴眨巴眼睛,上前去给日向披了件自己的外套,窗外的微风拂了几缕发丝,刮揉在脸上、日向创的不舒服的动了动,后又停止了动作。深深的睡着。
  
  苗木诚蹑手蹑脚关上窗户,悄声道『晚安💦』
  
  
  差不多是上午十点到时候。雾切和十神都到了未来机关。他们完成了各自的任务,十分疲惫的样子。只是这两个人比较“傲气”吧,不乐意说出来。
  
  本是如平常一样的宁静的。然、、三人所在的办公室,那晶蓝色的屏幕,字体突然变得血红!显示着“错误”“错误”“错误”“错误”一直连续跳出这两个字,很快占满了屏幕。旁边监视器部门发出“滋滋滋”的声音,『不,不好了。部分摄像头被破坏了!其余的似乎受了什么电波的干扰!无法正常显示!』管理监控的人员慌慌忙忙飞奔向主控室,向苗木等人汇报。
  
  『怎么回事?你怎么看管的?真不像十神家佣人做出来的事!』十神抱着手臂,单手推了推眼镜,轻蔑的指责那个慌张的员工。『!!啊...十分抱歉!!可,可事发突然……』
  
  『等等,你们都先静下来…』苗木捂着耳朵,这两个人实在太括噪了,还有这红色荧屏不断发出的“错误”声,虽然雾切小姐现在已经用手指飞速的打动着模拟键盘,试图解决,然事情并非想象中的简单。连监视器也被电波干扰...『策划人还真是计划周密啊!』苗木若有所思,好像还有一点佩服的情感。
  
  『你还佩服起敌人来了?』十神十分想一锤子敲醒这个迷糊蛋!
  
  『....等等!先不说这个,我好像有点线索了。』苗木见十神想砸上来的拳头,立马打断
  
  『哦?说来听听。』十神收回没达成目的的拳头。[一、他可不会真的打上去。二、好像看到了雾切撇过来的眼神...超凶..三、没有三。
  
  『首先..你们认为...能做到干预系统的有几个人?』
  
  『不二咲?江之岛?......还有?』
  
  『不。,派去AI,且江之岛已经...』
  
  『那还有谁?』
  
  『.........那个人。』
  
  『???.......你是说.神座出流?』十神显然不敢相信,
  
  『先不论他是否是人。其次、他来到未来机关肯定是有目的。』
  
  『日向创?!』
  
  『对。。。。。不好!』光是解释,忘记将日向前辈给带来了!!!尬!
  
  仅是两个门与一条走廊的长度,当苗木诚再度拉开那个无数次被自己拉开过的门后,看见的不再是熟悉的身影,他工作的椅子上留下了。自己的外套,室内的窗户开着,风从外面扑进来,零零碎碎的白纸被吹的四散。
  
  没了人。
  了人。
  人。
  。
  .
  
  『!!!』日向前辈.......被绑架了!?『不...』苗木飞奔至窗口,人应该没有跑远!果真..不远处,一个长发飘飘的人以不似常人的速度飞快移动。几秒后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小点,最后消失在远处。苗木只能呆呆的看着....
  
  这里可是十二楼啊!!
  
  『神座出流这个疯子。』十神倚在门口,像是在为苗木说出他想说的话,又像是评价神座一样冷嘲热讽。
  
  『警报已经解除,部分摄影头没有不知名的电波干扰,已经自动恢复了。』雾切响子从另一端走来,严谨不怠慢。
  
  『.唉.大家速速搜寻附近各处的地形,查出神座出流可以藏身的地方!七天内一定要找回日向前辈!!』
  ,
  ,
  ,
  
  另一方
  ,
  ,
  ,
  
  差不多快要黄昏的时候..床上的人颤动了几下身体,『唔.....』奇怪,竟然没有被苗木叫醒?还朦朦胧胧迷迷糊糊的日向,微微睁开眼睛,因为没有太强烈的阳光,所以很快适应了亮度便睁开了眼睛,发现似乎.....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办公桌???
  
  下方是..柔软的床??『醒了?』微低沉的声音。从床的不远处传来。日向爬了起来,刚睡醒的缘故 身体还昏昏沉沉的不是很舒服。『唔..你是……?』声源的人背对着他,端坐在课桌上捣鼓些什么。
  
  
  『……』对方像是没听见似的,继续捣鼓着。从背影来看..日向创也能猜出个大概了。『你是神...神座??!』   对方停顿了一下。转过了脸颊『你知道我?』“你还记得我”     虽然没有太大是神情变化但是此时神座似乎...很兴奋?
  
  『嗯...你,你.......』创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要问神座。譬如说,“你为何会存在?”“为什么自己在这里,,之前明明在未来机关睡着了的…”明明神座出流算是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,且从“那个世界”出来后...神座出流这个人格应该已经从自己身体内消失了...不复存在的...然如今却...切切实实坐在自己对面...
  
  望着和自己一样长相,声音几乎完全一样的神座出流..日向创内心百感交集...欲言又止。
  
  『不必慌张。』虽然刚刚神座已经感应到了日向内心所有的戏色...然他认为解释这一切太麻烦了,且随着时间这些问题一定可以自然而然的解决掉,不需要自己的多费口舌。所以总结出四个字,自认为既可以安抚日向创的慌张,又可以省力。
  
  但.....日向创好像更...捉急了。『不必担心....?是什么!我我我、、我要回家!』
  
  『这就是你的家。』超——严谨
  
  『啊?』开玩笑的吧..谁能告诉我我睡觉的 时候发什么了什么哦!
  
  『从现在开始,这里就是你的家。』
  
  『………=_=我才不要咧。』
  
  『那你实在想回去的话,我不拦你。只是你这身打扮...』话音未落神座就眯起眼睛打量着坐在床上的日向创..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,那条墨绿色的领带也被卸掉了。
  ……
  『喂,,我的裤子呢!?』日向额头两滴大汗!自己从来没在别人面前这么打扮过!至使脸颊通红、耳根子都晕着粉红粉红的颜色。
  
  『你猜。』好一会,神座出流才不缓不慢的吐出两个字。
  
  过分!!!!!!!!!!!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出不去了吧!!!.·´¯`(>▂<)´¯`·.
  
  良久,日向创也放弃了用抱枕砸神座出流,明明背对着自己却总能躲过.........后面有没长眼睛!『你到底想怎么样啊?我好饿我想回家我明天还要上班诶、』
  
  『.......我需要你。』
  『????为什么。』
  『简单来说、我现在只是一个有意识的半实体灵。跟你在一起才能实现全面人体化。』
  『什么操作...必须是我?』
  『..嗯..必·须.』
  
  
  『沃——』
  『所以…你愿意和我一直在一起吗..』神座突然走到日向创面前,努力卖萌[x]
  
  其实...神座出流也没有太坏啊..只是有点没人性.『……好叭…我答应。』
  
  『……!』神座出流点了点头、表示明白。转过身在小本本上默默打了个勾。。原来卖萌是可以实现大部分愿望的,学到了。
  
  『那我就睡在这里咯。』
  『嗯。可以,晚安了、、』
  『晚安。』
  
  夜、是凉的。人、是暖的。
  
   无人打扰的深夜,两个人依偎在一起。是不是也做着相连的梦呢。
  
  次日、在一记清脆悦耳的“啪”响开始。
  
  『你你你!!你.怎么到我床上来了?』日向刚醒就发觉搂住了自己的神座出流,对方身上散发着淡淡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。还和自己是同款!?不管三七二十一下身还裸着的日向创猛的拍了一巴掌。
  
  『这是我的创(床)。』神座摸了摸微微发红发热的地方,『下手好狠...』
  
  呃......这似乎就是......完了,尴尬。
  
  『我,我帮你揉揉!!』日向不知道怎么表示歉意,只好去安抚那个被自己弄通红的地方,,『我知道一个方法!吹一吹、痛痛飞走啦!』说罢就对着神座脸颊吹啊吹,撅起的嘴唇离的很近。
  
  “啾、”一声“啪!”
  『沃————你干嘛呢!』
  『补偿。』( ’ - ’ * )
  
  两边都有红红巴掌印的神座出流...嗯..
  
  『你又打了我一巴掌,按照逻辑思维来说,你还欠我一个亲。』
  
  『那是你!!*我我才打你的!』
  
  神座出流开启了“不听不听王八念经”模式。
  
  宅子喧闹了好几日。某日下午,,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。
  
  『呐,你还记得——欠我一个吻么?』
  『噗——咳咳咳咳』刚拿起饮料喝着的日向..瞬间喷出
  『这次换创来吻我吧?』
  『开什么玩笑!!!』
  『你怕了?』
  『…………………怎,怎么可能?』
  
  神座盯着日向创,饶有兴趣。他紧闭双目,缓缓的,缓缓地。凑近自己。10厘米,5厘米,3厘米,2厘米.....“彭!!”某客厅门被撞飞,一群人飞也似的站好队形,堵住出口。一行人中靠前的是苗木,十神等人。
  
  “日 ……向
  “苗木君!你怎么.
  
  原本以为日向创被神座出流抓去后会被进行..人体转移实验。谁知竟是看到.....苗木十分不甘。『还是晚了吗?』
  
  『嗯?』日向好奇的歪了下头,不懂。
  
  『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...神座出流没对你怎样吧!前辈。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吗?』
  
  『没啊,他待我蛮好的....』日向高兴的笑了笑『回去的话........』
  
  『没事的...未来机关的工作...前辈不用担心..只是,』我会想你
  
  『?』
  『不,没什么。走吧。』苗木冲后面的人们命令,『祝你每天开开心心的。』回过头又向自己可爱可敬的前辈道别。
  
  『门又要自己来处理咯..』神座起身,抓起遗弃在地上的门..无奈的冲日向创做了个“苦笑”的表情。其实,并没有多大变化!
  
  天依旧很蓝很蓝、愿有情人终成眷属♡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i——i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很多..很多很多!bug..懒得解释( ˙-˙ )

那个,神座说的那个,不在日向身边就会死啊什么的其实是骗他的啦。就是想让创创留在自己身边,你看这个人![指指点点]创创这么温柔当然会答应的啦....

还有很多bug....自动无视吧昂哈哈哈

最后..欧回来咯..

点文~!

*呃....卡米sama说是满50粉的福利(?)虽然临近开学了但完全没问题啦 。

*尽量是短篇噢?主神日′ 狛日′ ,,苗日也可以~all日当然也是没问题的。还有什么其他喜欢的cp也可以点啦...

*点文的梗啊,或是想要看的内容最好清楚些,[这个人脑子不好使]

祝大家暑假最后一天快乐啦~

*占tag抱歉!!!!

[神日]♪♩♫♬ Orange

歌词联想系列..

  分享佑可猫的单曲《Orange (オレンジ)》: 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33085819/?userid=489559226 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
☆有时会有第一人称“我”  以神座出流视角。

★ooc。(不可少的注意事项科科)

  君(きみ)のいる世界(せかい)で笑(わら)ったこと、/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,

  那年的那年。美好的美好。温暖的温暖。神座出流还记得日向创和自己灿烂的笑容在夕阳下展露。小小的屋子。仿佛隔世的寂静。他们逃了,逃开了追逼他们的无理人类。也离开昔日的玩伴。
  
  那年的那年,他们舍弃一切。
  
  
  
君(きみ)の见(み)る未来(みらい)を恨(うら)んだこと、/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,

  那年的那年,神座出流恨自己。自己的突然诞生,打破了日向创正常平淡的生活。是他让日向创陷入绝望,失去人格。最美的人性。
  
  即使创可以开辟未来,神座也依旧是个灾星的事实不会改变。
  
  
君(きみ)の声(こえ)、温(ぬく)もり、/你的声音、温暖、

  那年的那年,温暖的温暖。神座出流怀中依偎着的人,轻轻低喃,好听的音色似乐曲飘荡在只有两人的屋子里。神座闭着眼睛,下巴磕着创的脑袋,他身上的温暖传递到自己冰凉的身体。
  
  温暖是可以传递的。“我也可以吗”他想着。自己根本毫无机制性。他茫然。
  
  那年的那年,他清晰的听见“当然可以的”几个字。好听的好听。
  
  他动摇的心被安抚,更紧的抱住了日向创。
  
  一直……这样下去该多好。
  
  
  
态度(たいど)、爱(あい)のすべてが・・・/态度、还有爱,一切都…

  创一直温柔的态度。温柔的每一个动作。善良的心。两人炽热的心。

海街(うみまち)、赤锖(あかさ)びた线路(せんろ)沿(そ)い/在海边的街道、沿著红锈斑斑的铁路

  不能像学生时代,回家路上旁边的海,老旧的铁路。多年未重新刷漆的墙。欢笑声,你的。他们的。“我”的嘴角上扬。
  
  只能成为回忆了吧。
  
  
  
二人(ふたり)、「幸(しあわ)せだ」って嘘(うそ)ついて/两人,撒谎说著「好幸福」

  危险濒临。两个人心里都知道的。傻傻的两个人。微笑着说“我爱你”
  
  “我永远爱你。”所以你能不能回来看“我”?
  
  
くしゃくしゃに笑(わら)う颜(かお)繋(つな)いだ手(て)/笑开的脸,紧握的手

  那年的那年。神座出流感觉自己实现模糊。不明的液体扰乱了视线,创模糊的微笑。暖暖的微笑。开朗的微笑。跟平时一样。一样一样。出流和创握紧了的双手。颤抖
  
  如今。出流已经记不得那种温暖的触感了。记不清了啊,你还能再让“我”体验一次吗?
  
远(とお)くの岛(しま)、朝焼(あさや)け/远处的岛,朝霞满天
  
  “我”现在在哪呢?没有你的世界,怎么样都无所谓吧。
  
  岛,血红。好像那年的那年。一样一样。
  
  
爱(あい)しきれない君(きみ)のこと、/对你总也爱不够,

  创总能给出流带来惊喜。唯一预测不到的。明明只有你。
  
つられて泣(な)く私(わたし)も弱(よわ)いこと、/被惹哭的我也是同样脆弱,

  那年的那年。那时候握紧了的双手,如今温度早已感知不能。眼颊的酸胀感知却依旧。
  
  
代(か)わりなんてないっ て、特别(とくべつ)だって/说著对方是无可替代的,是特别的,

  
  学生时代,明明是那么的幸福。大家都喝彩,两人的微笑。你通红的脸颊。
  
  
许(ゆる)し合(あ)えた日(ひ)も/我们互许心意的那些日子也

  那年的那年。出流使用了很多才能,精精细细设计了一个一个的圈套,目的则是让创能向自己坦白心意。

  
もう二人(ふたり)に明日(あした)がないことも/我们已经没有明天了

  
  那天的那天。冰凉的无助。
  
  绝望感。漫布知觉,神经。麻痹了身体。
  
  血红的,无机制的。厌恨的颜色,就像自己的瞳色。
  
ただ、ずっと。そう、ずっと/这件事也只是,一直。对,一直
  
  以前的以前。出流就讨厌自己怪物般的瞳色。
  直至,创说“很好看!很喜欢!”这样的话。自己才改变了观点。
  
  为什么呢。
  
  如今却比以前的以前还厌恶。原因?不明。
  
  喜欢创的这件事。却一直没有变过。
  

隠(かく)してしまおう。/将它藏在心底吧。

  
  不想开口。
  
  如果你讨厌我会怎么样。
  
  离开我?嫌弃我?躲避我?
  
  很.....害怕。恐慌。无措。
  
  
残(のこ)される君(きみ)に届(とど)く ただひとつを/只有一件事 想要告诉被留下的你

  那年的那年,被留下的你。
  
  被死神留下的你。
  
今(いま)でも、探(さが)してる。/直到现在,我也依然寻找著你。

  
  死神的阴谋,深不可测。
  
  我找啊找。你在哪呢。
  
  没有入口。没有门。没有。什么都没有。
  
  只有.....黑暗。

「元気(げんき)でいますか。」/「你过得好吗?」

  创。“我”好想你。
  
  安好?
  
  独自一人躲在床上。没有水分。
  早已被抽干,眼角红肿。
  
  想哭。却再也哭不出来了。
  
「笑颜(えがお)は枯(か)れてませんか。」/「脸上还是总带著笑吗?」

  
  你……在死神先生那边还依旧
  
  依旧像那年的那年般,微笑吗?
  
  微笑好吗?回答我....好..吗?
  
「他(ほか)の谁(だれ)かを深(ふか)く深(ふか)く、/「你能够,

  ............
  
爱(あい)せていますか。」/深深爱上别人了吗?」

  
  .............
  
ずっと来(く)るはずない君(きみ)との日(ひ)を愿(ねが)ったこと/明明你不可能会来,却曾期望能与你一同度过

  空荡的屋子。空洞的人。
  
  再也没有闻到熟悉的味道了。
  再也看不到熟悉的微笑了。
  
  明明知道。却.....
  
键(かぎ)かけて。/将这些全都牢牢上了锁。

  
  拿起锁链。紧紧拴住。上锁。再上锁。

三日月岛(みかつきしま)阴(かげ)る渚鸟(なぎさどり)/娥眉月岛,夕照水鸟

  鸟语花香的春天。
  晴空万里的夏日。
  清爽诗意的秋季。
  雪白冰凉的冬日。
  
ツタに饰(かざ)られた教会裏(きょうかいうら)で/在爬满藤蔓的教会後

  我和你的小屋。
  
また子供(こども)じみた约束(やくそく)しては/再次许下孩子气的约定

  “能再见面吗?”
  
逃(に)げ出(だ)す话(はなし)をしよう。/商量一起逃跑吧。

  那年的那年。 “一起跑吧。”

谁(だれ)も満(み)たされないよりも/比起不被满足
  

望(のぞ)んだ最後(さいご)だけを温(あたた)める/谁都更想将期盼已久的结局温暖

  唯留一人的屋子 。
  
  忆起,那年的那年。
  
  出流和创曾依偎在一起。观赏窗外的花草湖畔。许下美好的心愿。发誓,发誓。
  
  永远——在一起。
  
怖(こわ)い梦(ゆめ)を见(み)ただけの私(わたし)に/就像总是做著恶梦的我
  
  每每梦见。那个温馨,美好的画面。
  
  出流干涩的眼眶已经不会再涌出些什么了。
  

そうであったように。/曾经那样。

   
  曾经的你,如今的我。

许(ゆる)すだけでも、耐(た)え抜(ぬ)くだけでも/仅仅是原谅,仅仅是忍耐,

  原谅。忍耐。一度一度。
  
  
ただ、きっと。そう、きっと/只是这样的话,一定。是啊,一定

  
  对现在的我来说。只是那样。只是那样的话。一定。一定的一定。可以。
  
谁(だれ)も変(か)われないこと。/谁都不能获得改变。
  
  是世成局。幻想破灭。

伤付(きずつ)けない弱(よわ)さが 生きられないほど/从未给不能忍受伤害的脆弱,留下生机

  
  
大(おお)きく育(そだ)ったの。/就是这样,培养长大。
  
  那年的那年,窗外的小藤。
  
  如今。房墙爬满的藤蔓。漫布 。

覚(おぼ)えていますか、/你还记得吗,

初(はじ)めて会(あ)ったことも、/我们的初次邂逅,

君(きみ)の嘘(うそ)も甘(あま)えも、/还有你的谎言、任性、

  那年的那年。你口是心非。
  
弱(よわ)さも、流(なが)してゆくような/脆弱,仿佛要将这一切

この朝焼(あさや)けで/都统统冲走的朝霞  

  血红。
  
あの日(ひ)のように君(きみ)はまた/却像那天一样 又让你变得

素敌(すてき)に変(か)わってゆく/更加出色

  几年后的你。不再似那年的。娇羞。
  
  如今。应该是出色的。杰出的人。

爱(あい)を歌(うた)った 大地(だいち)を蹴(け)った/高歌过爱情 猛踏过大地

  肯定也会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热恋。
  
  一起旅游过。
  
  “我”的出现也许就是错误。
  
今(いま)、「最低(さいてい)だ」って杀(ころ)した最後(さいご)も/此刻,说著「真是差劲」扼杀的结局也是
  
  因为名为出流的人的原因。

不完全(ふかんぜん)だって 不确(ふたし)かになって/既不完整又不确定

  
  你的人生如此的...
  
ほら蹴(け)っ飞(と)ばして、ないや。/看吧也还没有,将它踢飞啊

  将他抛弃吧。或是抹杀
  
歳月(さいげつ)が巡(めぐ)って 声(こえ)を辿(たど)って/岁月流转 声音传达

  
  心声一定可以传达到吧。我如今的心声。
  
また生(う)まれ変(か)わったら/若是再次轮回转世

  我愿不被出世。
  
真(ま)っ先(さき)に君(きみ)に会(あ)いに行(ゆ)こう。/就让我立刻去见你吧。
  
  化作陌生人。远远的看着你。
  
  这样,就满足了 。

爱(あい)していました。/我曾深爱著你。

  
  那年的那年。
  
  如今的如今。
  
最後(さいご)まで、この日(ひ)まで。/直到最後,直到今日。

 
  结束了吧。
  
  想清楚了吧。
  
それでも终(お)わりにするのは私(わたし)なのですか、/即便如此画下句号的仍是我吗,

  也就只能是“我”了吧。
  
  
君(きみ)の幸(しあわ)せな未来(みらい)を、/就仅仅是,

  仅仅是。
  
ただ、愿(ねが)ってる。/期盼著你,迎来幸福的未来。

  只要你幸福。就好。
  
  你就是未来 。

君(きみ)のいる世界(せかい)で笑(わら)ったこと、/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,

  那年的那年,我也在有你的世界欢笑过。
  
  
君(きみ)の见(み)る未来(みらい)を恨(うら)んだこと、/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,

  
  即使创可以开辟未来,“我”也依旧是个灾星的事实不会改变。
  
君(きみ)の声(こえ)、温(ぬく)もり、/你的声音、温暖、

  回想你的音色。触感。
  
  想不起来了。
  
态度(たいど)、爱(あい)のすべてに/态度、还有爱,对这一切
  
  唯独记得“爱”
  
  曾经是有过的。
  
  模糊的。模糊的。如今的“我”,记不清了。

さよなら。/说声再见。

  
  记不清了也罢。
  
  不重要了。
  
  马上可以再于你相遇。
  
  一切都不重要了 。

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☆

End

[神日]学园 欢脱 日常 21.

  
  
  图书馆“战争”  中2
  
  
  日向创和苗木诚也走了没多久,后面跟踪的两个人却是累死即视感。“快到啦。”日向提醒了一下苗木,可能是怕对方埋怨路途远啊什么的。“嗯嗯,知道了。”苗木慌忙把手机收在身后,他刚刚想偷拍日向前辈来着,谁知突然一转身...简直吓死!!
  
  “?”茫然,,日向创盯着他,使他更不好意思了吧!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啊。。啊、、“说起来——我跟苗木认识那么久…都没有合过影诶,要不一会在图书馆旁边的树荫下合个影呐?那边风景不错哦!”
  
  唔………被发现了吗?被发现了吧!他会这么说肯定是发现了吧……啊,好想死……不过日向前辈真是温柔啊………“啊啊!好…好的!!”结结巴巴的,逊毙了!
  
  深秋下午,不免有些凉。
  
  “到了!”
  
  一座深红色砖块沏成的二层楼屋子。有藤蔓缠绕,浅绿,深绿,薄荷绿,淡黄色编制在一起。覆盖住了屋壁。图书馆旁边一个室外长廊,棕黑色的木头,长椅。也栽种了植物。浅绿的长藤,妖媚的趴在木上。“是紫藤花、春天开花的时候超好看!”日向兴奋的介绍。确实,淡紫或着深紫色,一株珠垂挂下来。像葡萄,不过比葡萄好看的多。
  
  “不愧是图书馆!环境超有诗意的感觉!”苗木也是在日向创带领参观下兴趣盎然。
  
  “誒!苗木来这边这边!!”这有个大花坛子,还有流水流淌,小瀑布般。“在这合影怎么样!超棒的有木有?”“嗯呢。很好、”苗木欣赏着美景,能和日向前辈在一起玩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吧。
  
  “三——二——一——茄咂!”
  
  “走吧,去图书馆。”两人各自在自己手机里拍好了照片。苗木默默的把照片设置成了桌面..日向则是把照片上传到了个人主页里,珍藏着以防不小心丢失。
  
  「日向创的桌面是什么?你猜!🌚」
  
  “啧”异口同声。出自两个偷偷摸摸却又十分不爽的人。
  
 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… …
  
  “写作业吗?”日向创找了个空位子放下书包,“誒,可以啊。”苗木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。“嗯,好。”
  
  两个各自掏出作业,开工。融入进安逸的环境 。远处两人,随随便便拿本书遮住半张脸,眼神一直瞥向离自己蛮远的日向创。唉。孤孤的叹息
  
  “神座前辈不需要写作业么?初二课业应该挺紧张的吧??”不想让神座出流盯着日向君看。
  
  “我写完了。用不着你操心。”继续盯创。
  
  “嘁、”计划——失败。果然幸运对这个人没用么,伤脑筋。
  
  “你才是,区区初一生、不赶快回家?在外面倒是悠闲。”撑着脑袋 反 怼
  
  “这你大可放心。像我这种渣滓根本没有人会在乎的。”语气毫无凄楚悲伤的感觉,反倒像是那种嘲笑别人的语气。
  
  “哦。”无聊的男人。
  
 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
  
  两人埋头写作业中。“欸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两人不惊抬头,面前一个紫色长直发的妹子。脸上严肃,却盖不住一分疑惑。衣着精致的工作服,长直发扎成一条较低的马尾。白皙的皮肤。很像……电视里的女特务。日向蒙蒙的想着。
  
  “giligili桑?”苗木惊讶。
  
  “诶,你认识啊?”日向创惊讶的差点喊出来。
  
  “啊啊...嗯。容我介绍一下,这是和我同班的雾切响子。我跟她挺合得来,在兴趣爱好方面!”“还有、giligili桑,这是我们的前辈——日向创。是个很温柔的人。”
  
  “你好。叫我雾切就可以了 。”冷
  
  “嗯,你好!那,,叫我日向就行了!”尬
  
  一阵沉默~
  
  “对了、苗木君。我父亲叫你回家吃饭。(划掉)喊你去事务所之前那些事情要处理。可以助他一臂之力吗?”
  
  “啊....可是”苗木望了望对面的日向前辈,再看了看雾切。“没事的,你去吧?很紧急吧。”日向尴尬的笑了笑,摆摆手,表示完全不用在意。
  
  “.....真是抱歉,明明说好要陪日向前辈一起的....”苗木迅速整理好书包,鞠了躬。跑走了。
  
  “抱歉了。”雾切响子低了下头,也走掉了。
  
  “唉………………”日向创按摩了一下脑袋,继续沉头。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FIN🙏